甘肃省食品检验研究院:出川四川食品抱团出击

出川四川食品抱团出击 天府食文化,闻名天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食品总产值全国排名第五的大省,食品界却没有一家年销售额能够突破3个亿企业。曾有位行内人士做过一个假设,除了白酒、茶叶、生猪屠宰三大块,四川只能在20名之后。相比福建、广东、河南、山东等强省,四川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几乎没有。

  食在四川,形何以堪?这不是几个企业的问题,而是一个行业的症结。四川食品怎么了?四川的食品企业怎么了?

  困局四川食品何处去

  大行业滋生大企业,大企业拉动大产业。而四川不缺产业,缺大企业。在行业与产业之间需用企业来衔接,而四川缺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链条。

  据调查,为数不少的成都食品企业最初都是依托成都小吃发展起来的,门槛低、技术含量差、研发能力弱,大部分都是作坊式生产。成都食品行业很少有像饼干、饮料这类大众化的产品,而是以生产小食品为主。因此,在发展壮大的路上,资金、意识都成了亟待解决的问题。

  成都小食品企业“盆地意识”比较浓厚。目前川内主流小食品企业销售的休闲豆干、牛肉干等产品一直供不应求,尤其是成都市场,易守难攻,外地企业很难深入进去。一些川内企业的老板,总感觉年销售收入能达到1-2个亿已经不错了,所以安于现状,向外走的要求不是那么迫切,更乐于固守川内市场。

  除了安于现状外,客观上,成都企业在向全国拓展时总是难以实现关键一跃。成都食品的产品力优势比较明显,但是在后续发展和市场扩张方面,缺乏大胆创新的魄力。很多企业也并不是没有实力走出去,在口感、技术指标上,一些企业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但就是不能突破区域限制,一跃而成为全国性品牌。正如徽记总经理吕金刚所说,采取何种营销策略首先取决于你对市场的熟悉程度,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面临现状,企业的困惑衍生成行业的压抑。在压抑得呼吸困难之时,四川的食品企业不得不以行业的高度来审视自身,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企业的还是产业的?到底是什么在制约着川企前进的加速度?

  剖局谁在拉川企后腿

  李嘉诚口中经商的秘诀是:口岸、口岸、还是口岸!而今天川企症结解决之道是:出去、出去、还是出去。

  企业运作成本的合理性是企业发展加速的关键问题。目前,川内大部分特色小食品企业大都是从作坊式工厂走出来的,加上豆干、牛肉干这些特色小食品对加工工艺和产地、原材料的依赖性很强,企业本身存在多个症结。

  缺乏成型的设备制约企业的速度。在生产的自动化日益提高、不变资本比重加大的今日,设备无疑是与企业的发展有很大关系。成都企业要先解决产品标准化和定型制造的问题,才可能在品质和口味上达到统一,走出四川才能在技术上得以支撑,为实现异地监管,异地扩张带来更大的可能性。

  资金是制约产能的核心条件,而利润的高低则左右着企业能否有资金再投入发展。目前,四川做到每年12亿元的中小企业的利润都不是很高。企业在前期辛辛苦苦赚了一些钱,还要去忙着建工厂,像徽记、棒棒娃、百世兴等目前都在建工厂,改造硬件设施,树立企业形象。他们走的是一条先有市场再造工厂的道路,而不是计划经济时代一般老企业所采用的先建工厂,再做市场的传统模式。这些企业拥有更多的是品牌的无形资产,这就造成他们暂时不敢或没有充足的资金去做户外、电视媒体广告这种品牌提升的工作,更不用说是打全国市场了。相比之下,福建食品企业要幸运得多。只要企业销售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政府就会替企业去申请办理贷款,投放央视广告。目前四川还达不到这种水平,短期内难以改变,这就迫使企业主动去寻求更多的外来资金。

  融资是川企目前发展比较好的选择。走在融资前列的有棒棒娃、徽记,他们走的都是股权融资的道路,他们先后与美国西部投资基金(SSIF)取得合作,为企业发展注入资金。而白家最近又得到农业总行3000万贷款,据记者私下获悉,白家引资项目已近尾声,只是目前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届时将创四川食品引资新高。

  破局迈过十亿那道坎

  “迈过十亿那道坎,对面就是全国市场”日前,四川白家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朝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四川食品企业的前景保持着高度乐观。

  他预计,5年左右四川就一定会有食品企业出彩,会出现销售收入过10亿的企业,能站上全国的舞台。

  2007年,四川食品有一个好苗头。经过几年的发展,白家粉丝、徽记瓜子、酒鬼花生、遛洋狗、饭扫光、香香嘴豆干等一批新的食品企业和品牌的崛起,给成都食品业注入了新的活力,从整体上给了成都食品极大填充。这批企业在资金实力、技术革新、设备改造、研发能力以及品牌建设等方面,都远远超过了传统的食品企业,并对整个行业起到了极好的带动作用。成都食品企业的产品开始从低质低价向优质高价过渡,渠道也从传统的流通向现代卖场跟进,企业的盈利能力提高了,开始良性发展。可以说,成都食品企业已经整体步入了升级的阶段。

  对于四川食品的发展前景,陈朝晖这样告诉记者:“有人说成都食品行业慢热,保守,但我认为成都食品业更坚挺,后劲更足,因为我们是整体在发展壮大。杭州如果没有娃哈哈,内蒙古如果伊利、蒙牛不景气,就很难再有相当规模的企业来支撑,而成都食品行业是一个群落的崛起,可能几年甚至十年内在这个群体里很难出一个或几个年收益几十上百亿元的大企业,但集体的壮大依然不可忽视,成都的食品企业每家都有自己的特色,如果一家企业产值5个亿,100家就是500个亿。我们鼓励冒尖的企业,一旦冒尖的企业产生,对中小企业将是一个很大的带动作用,群体的力量将非常巨大。”